郏县王集乡:小游园里的大情怀

2019-05-11

中华民族有“一人有难,八方支援”的传统美德,在王集乡柴堂村,这种美德更在新时代被赋予了新的意义。

源于村庄规划的滞后,历史上的柴堂村和大多数村庄一样,无人照管的老旧坍塌房屋和房前屋后随处的杂草在群众眼里习以为常。2017年开始的土地复垦在给村两委提出难题的同时也给这个拥有2000多口人的村庄提供了新的发展机遇。以土地复垦为契机,借助人居环境整治的有利时机,柴堂村党员群众一起行动,努力打造着美丽家园,村里新修建的50亩游园便是党群“舍小家顾大家”爱的情怀的真实显现。

一起赶走荒草地里的“鬼”

副主任张国成家的老宅基地位于村子中心地带,上世纪30年代普遍修建的土坯房屋经过几十年的风雨侵蚀已满足不了安全住房的需要,加上时代变迁的步伐加快,1975 年,张国成一家人搬出了住了50多年的老房子,在村子别处重新盖了新房,老房就此搁置,无人管护。像张国成一样,原来比邻而居的梁振峰等人家也陆续弃旧房换新址,随之而来的便是各样杂花草树在老旧宅院及其周围萌芽生长,遇到雨季,更是疯了一般的往高处长。久而久之,这片昔日里的居所便成了一片荒草丛生之地,放学路过的孩子们说直喊“里面有鬼”不愿靠近,就是晚归的大人必须路经时不免也会加快脚步。土地复垦开始后,村两委着眼长远规划,计划在复垦的土地上建设小游园,在实现人居环境整治的同时也让全村群众闲暇时有个好去处,而村子中央“藏鬼”的大片荒草之地被列为首选。

“刚开始听说要复垦俺家的老宅基地,俺心里是有抵触的,可是后来确定要建游园,俺表示同意。”看到副主任张国成带头拆掉自家的老房子,老邻居梁振峰带着满是期盼的眼神说到。

实际工作的开展就像梁振峰所说的,站在村子的角度考虑,站在群众的立场讲话,群众能撒播出来的爱便能汇成一道浓情的海洋。随后,老邻居张中心、张满江等也把自家的宅基地“捐”了出来。由前推后,马云卿、周彩玲等许多涉及拆旧的群众主动为轰隆而来的挖掘机让了路,柴堂村的土地复垦演变成了一场游园建设运动。从2017年春开始到2018年底,算上复垦出来的废弃坑塘,柴堂村共复垦土地37亩,平整空旷的土地上东西南北一览无余,昔日的藏“鬼”之地再也找不到个“鬼影儿”了。

让“百年”石榴树落户小游园

提起自家的石榴树移栽游园,柴堂村5组党员汪怀轻至今仍带着些许不舍。汪怀轻今年67岁,二十多岁部队转业归家时在自家庭院栽下一颗石榴树,图个吉利、映个团结。2019年旧房翻新,石榴树的去留成了汪怀轻的“心病”。曾有人找到家门口出高价收购石榴树,可汪怀轻没舍得卖。“后来村里要建游园,副主任张国成找到我,说是让石榴树移栽到游园去,当时我就应下了。正是春上栽树的季节,石榴树移栽成活几率大,花开时节也能给村里添道风景,再说我也能常去看看它。”就这样,汪怀轻的石榴树落户小游园,成了游园里一道亮丽的风景。

同汪怀轻一样,张刚建等几家的石磙和石宝松家的大碾盘也堆出了小游园的一抹靓。曾经生产生活里的必需品石磙和碾盘随着社会的变革和时代的进步逐渐退居幕后,张刚建家的石磙和石宝松家的碾盘也不例外。跟汪怀轻舍不得的心情不大一样的,张刚建总觉得自家的石磙有些“碍事”了,新房前面放个破石磙总是不大好看。走街串巷收购老物件的买家就相中过张刚建家的石磙,张刚建也不是没有动过把石磙卖掉的念头,但碰巧的是,村两委先一步把石磙给“抢”了去。“2019年春节过后没多久,村里就忙着开始建游园,村干部都提前来说了,要把老石磙在游园里派上新用场。俺家的老石磙还能发挥余热,这不是好事儿吗。”张刚建笑呵呵的说到。

同样还有从张中心和张满江家的地基里挖出的红石,两家主动让与游园使用。厚薄、长短不一的红石,粗朴原始,却一样堆砌出了柴堂小游园里别致的石凳子。

“俺庄几十年了,就今年变了”

现年69岁的张松记就住在游园附近,从荒草丛到平整土地,再到游园开工建设,直到游园今日点点滴滴的变化,张松记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用张松记的话说:俺庄几十年了,就今年变了。

“游园能能建成,表面上是党员干部辛苦努力的结果,可如果没有群众真心实意的支持和帮助,我们是干不成这般境况的。”村党支部书记杨晓磊说到。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