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树花开时敬祀富弼公

2019-05-22

  楸树

  汝州市市内街道上种满了楸树

  汝州广成路,感恩先贤命。赤红黄紫青绿树,段季景不同。岁岁桐月中,殷殷祈福宁。翠叶自媚淡紫容,楸华动汝城。

  “楸花色香俱佳,又风韵绝俗,而名不编于花谱何哉?老杜云:‘要把楸花媚远天。’言其色也。又曰:‘楸树馨香倚钓矶。’言其香也。梅圣俞《楸花诗》云:‘图出帝宫树,耸向白玉墀。高艳不近俗,直许天人窥。’言其韵也。是二子但知楸花色香韵胜,而未知其疗病之工也。汝州楸树极多,富郑公知州时,手植数百本于后圃。后人思其政,建郑公堂于楸林之下。宣和间,先人知(汝)州日,听政燕客俱在焉。一日,廉访使周询来访,因云:‘立秋日太阳未升,采其叶熬为膏;傅疮疡立愈,谓之楸叶膏。’抵晚,客使王伟来访,因道询语。伟曰:‘有人患发背,肠胃可窥,百方不差者,一医者教用楸叶膏傅其外,又用云母膏作小丸,服尽四两止。不累日,云母透出肤外,与楸叶膏相着,疮遂差。’功亦奇矣。余欲广传此方,以拯病苦者,故因言楸花之美,而并及之。”《韵语阳秋》这样评价楸树。

  《韵语阳秋》又名《葛立方诗话》,是南宋诗论家、词人葛立方撰写的诗歌理论著作,共二十卷,主要是评论自汉魏至宋代诸家诗歌创作意旨之是非。葛立方的父亲葛胜仲,绍圣四年(1097)进士,北宋词人,词风仿苏轼。徽宗时为太子赵桓的老师。宣和元年(1119)葛胜仲出任汝州知府,葛立方随父亲来汝州生活。《韵语阳秋》记录有多个与汝州相关的资料,比如汝州楸树是富弼引进所植。

  2015年10月,汝州市创建国家园林城市指挥部组织开展了市树市花评选活动,要求从地方性、文化性、历史性、经济性、观赏性五大标准综合评选。在评选中市花争议颇多,最后是梅花和牡丹为之并列,而楸树定为市树基本获得一致通过,因为北宋名相富弼的原因,使楸树完全具备了评选条件的五大标准。

  嘉祐四真

  宋朝是相对纯粹的文人政权,特别是仁宗主政时期,涌现出来的名臣良弼犹如璀璨的群星,寇准、司马光、范仲淹、欧阳修、苏轼、包拯……南宋洪迈《容斋随笔》则称“富公乃真宰相,欧阳永叔乃真翰林学士,包老乃真中丞,胡公乃真先生”,从此便有“嘉祐四真”之名。

  富弼(1004—1083),字彦国,洛阳人,是一代名相范仲淹发现的人才。范仲淹说他有才学有度量,为王佐之才。他在北宋仁宗、英宗、神宗三代均为重臣,为国家平安、百姓安宁做出了积极贡献,受到朝野的尊重。《宋史》评价说,弼性至孝,恭俭好修,与人言必尽敬,微官及布衣谒见,皆与之亢礼,气色穆然,不见喜愠。其好善嫉恶,天资聪颖。他一生两次兼任汝州知州,为汝州的发展做出许多有益的事情,受到汝州人民的爱戴。他死后,汝州人在州城内建郑公堂来纪念他。

  洛阳才子

  富弼少时聪慧过人,读书能过目成诵。天生“宰相肚里能撑船”的胸怀,注定有远大的抱负。传说有一个与他观点相悖的文人,常常辱骂他。他听到后没有一点反应。有人告诉他:“某某骂你。”富弼说:“恐怕是骂别人吧。”这人又说:“叫着你的名字骂的,怎么是骂别人呢?”富弼说:“恐怕是骂与我同名字的人。”那位骂他的人听到此事后,被富弼的度量所打动,最终与之结为好友。

  宰相吕蒙正晚年致仕回洛阳养老,在朋友富言家看到富弼时说:“此儿将来名位不亚于我,而功勋业绩更在我之上。”便要求富言将这个孩子留在身边读书。范仲淹到洛阳探望吕蒙正时认识了富弼,听了他能忍的传奇,考了他的才华后,说他有“王佐之才也”。“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名句作者晏殊,看到了富弼的文章后认为有宰相气度,欲把女儿相许。在范仲淹撮合下,富弼终成为晏殊的东床快婿。

  不同俗流

  仁宗天圣八年(1030),27岁的富弼,属于茂才异等科及第。仁宗要亲自考察士人,范仲淹闻讯备了书房和书籍,让他集中精力写出对政事的看法,富弼因此得以被皇帝赏识。命他先后到河阳、绛州、郓州任地方官历练。山东一带多有兵变,地方官员不但不去镇压,反而开门延纳,以礼相送。后来朝廷追究,派富弼随范仲淹坐镇处理。富弼建议:“姑息养奸,形同通匪,都应定死罪。”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