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伊川,拜谒范仲淹

2019-05-28

  范园俯瞰图周中强摄

  范仲淹墓周中强摄

  范仲淹墓前神道碑碑文

  绘图/王伟宾

  洛阳伊川范仲淹墓园(简称范园)内,有一尊范仲淹塑像。范公着官服,目光慈祥,须髯飘拂,一手执卷,一手背于身后,脸上微带笑意。

  这,不太像我心目中的范公,他不会这般悠闲自得、清贵安逸。

  全国有多座范仲淹塑像。泰州的青铜写意塑像,范公素袍宽袖,蹙眉冷面,翻飞的衣袂间深藏忧戚,斧凿刀刻的面庞清癯严峻。这,更接近于我的想象。

  范仲淹两岁失怙,少年求学,冷粥维生,刻苦到极点。他生命的底色悲凉沉重,他内心有挥之不去的忧患意识。他一生崇尚与民共乐。这样的人,注定了人生不是轻逸享受,而是竭力奉献。

  1052年,64岁的范仲淹旧疾缠身,自觉大限将至,向宋仁宗呈《遗表》,说的仍是邦国兴衰。至于身后事,他只字未提。

  他逝后,声名日隆。宋代大儒朱熹称他“有史以来天地间第一流人物”。明代名臣况钟“仰止范文正,宋朝第一人”。诗人冯梦祯有一段话有代表性:“公之一言一行,遗风余烈,无论士大夫争为传述,即妇人女子具能言之。”

  范仲淹的经典形象,是如何生成?他为何超越时代被后世一直尊崇?

  论官位,他长期任职于地方州府,做过短时间副宰相,官位不显赫。论文学成就,欧阳修、梅圣俞、苏舜钦等都是一时瑜亮,欧阳修比他还耀眼。论哲学成就,“宋初三先生”胡瑗、孙复、石介作为理学先驱影响更大。“北宋五子”中的周敦颐、邵雍、张载已开始构建其宏大的哲学体系。论军事成就,范仲淹未有重大胜利,只是避开西夏锋芒、止住宋军败势。概言之,他在各门类具体成就并非极其突出,但这丝毫不影响他在后人心目中的崇高地位。

  南京大学文学院李昌舒教授分析,范仲淹个人形象的生成及其经典化,主要有四个原因:在政治、军事、教育、思想等各个方面,他均有杰出成就;在意识形态方面,与他具有同样出身的士人出于掌握话语权的需要,将其权威加以经典化;在他去世后,当时各方面领袖,描述、塑造其形象,进而造就了一个影响大且范围广的话语场域;士人将其经典化,而统治者和普通百姓在认识到他的重要性之后,也进一步推波助澜,从而强化了他的经典地位。

  ◎长眠母亲身边

  范园位于伊川县彭婆镇许营村头,墓园坐北朝南,北依万安山,南临曲河水,山重水复,气聚风藏。2006年,它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墓园内古柏林立,总面积35亩左右。

  古人有“生在苏杭,葬在北邙”之说。唐代,北邙山葬满了达官贵人,“几无卧牛之地”,“洛阳人家归葬多,堆着黄金无买处”。与北邙相距不远的伊川万安山下,成了达官贵人新的长眠地,姚崇、张说、裴度、范仲淹等唐宋名臣十几人(及其家族)都葬在万安山一带。

  进范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塑像,这是2002年范仲淹后人所捐建。从塑像向北走,过景贤桥,是一道山门。歇山式建筑,飞檐挑角。山门北行20米,是建于清顺治年间的石坊,为四柱三门式。石坊再向北20米,是范公祠堂,它坐北朝南,占地430多平方米。

  石坊和祠堂间,是短短的神道,两侧排列着石翁仲、石狮、石羊各一对。这些北宋石刻,颇有价值。

  祠堂历代有兴废。现存祠堂,也是2002年由范仲淹后人复修。祠堂三楹,雕梁画栋,内塑范文正公衣冠金身坐像。

  祠堂西北9米处,是范仲淹墓。冢高4.5米,周长30米。墓前石碑上刻“宋参知政事范文正公墓”。碑立于清雍正五年(1727年),为翰林院检讨、河南府知府张汉所立。

  刚过清明,范公墓新添黄土潮润,墓前堆放着花篮。

  范仲淹墓东北40米处,是他的长子范纯佑的墓,墓碑亦为张汉所立,上书“宋范文正公长子监簿公墓”。

  范纯佑墓东南,是范仲淹母亲的墓,墓冢、墓碑大小与范纯佑墓相同。墓碑上刻“宋范文正公母秦国太夫人墓”。


浏览: